被讨厌不会少一块肉?有一个方法能让你轻易获得「被讨厌的勇气」

时间:2020-08-03    作者:     883 次浏览

延伸阅读:被讨厌不会少一块肉?这种伤害带来的痛苦还真的和少了一块肉差不多(上)  

除了疼痛之外,人类对社会奖赏和物质奖赏也同样拥有类似的机制。当你受到别人的讚美时,哪怕这个人是一位陌生人,你大脑中的「腹侧纹状体」就会被活化起来,这脑区是大脑奖赏系统的关键组成部分,也就是产生多巴胺,产生愉悦感的脑区。

而当你获得物质的奖励时,例如金钱奖励,你的「腹侧纹状体」一样会被活化。这意味着,社会奖励和物质奖励的奖赏机制是重叠的。你无偿获得5美元的愉悦感受,和你被别人讚美时,所感受到的愉悦是很接近的,而且有些实验显示,被讚美所感受到的愉悦甚至比获得5美元来得高。

这是想说,老闆以后不用发薪水给员工,只要讚美他们就足够了吗?当然不是,而是说讚美作为一种能让人感到愉快的举动,是值得我们常常做的。当然也别太过量,否则很快就无效了。

值得注意的是,社会奖励并不只限制在讚美,当我们选择和别人协作、受到公平对待,或者帮助他人时(无论是否能得到回报,无论对象是不是重要的人),我们大脑中的奖赏系统一样会被活化,让我们感觉愉悦。

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大脑对社交採取了「趋利避害」的机制,让我们在失去他人时感觉痛苦,与他人紧密协作与生活时感觉愉快,为的就是确保人类能自然而然的群居,而群居大大的增强了我们的生存与繁殖机率。我们不用前人告诉我们一定要群居,我们的天性就是会让我们选择与大家同在一起。

另外,这也意味着我们注定一辈子受他人影响,如果你受到他人的批评,你可能会为了减轻被批评带来的痛苦,而下意识的选择改变自己去讨好他人;如果你的某种行为受到他人的讚美,你的这一行为就会得到强化,你或多或少会倾向于做出更多该行为。无论你有没有发觉,我们终究会被他人所左右。

你可能会想,如果我的自我意志够强呢?如果我对自己的所思所想足够坚定,我又足够细心的防止别人改变我的想法呢?很抱歉,神经科学家发现,你那所谓的自我,其实从一开始就背叛了你。

所谓「自我」,就是别人的想法的总合

「我的所思所想是属于我个人的,如果我不想改变,那没有东西可以改变我。」这句话是错的;来看看作者在书中的一个有趣的观察:

你或许可以确保自己在这一秒不被改变,但在一年后,你可能对同一事情的看法就完全不同了。这我们在生活中就有所发现,不难理解。可怕的是,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常常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被外部的讯息无声无息的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作者指出,这与我们的自我有关。

目前科学家认为,我们的「自我」在脑区中的位置就在「内侧前额叶皮层」(Medial Prefrontal Cortex)。之所以说内侧前额叶皮层与人的自我有关,是因为科学家观测到,当人做出自我评价和自我反省有关的认知活动时,例如当一个人思考「我是谁?」、「我是怎幺样的人?」、「我是个爱学习的人吗?」时,他的内侧前额叶皮层就会被活化。

后续的实验研究甚至发现,当一个受试者在接受着劝说讯息时(实验人员劝受试者要常常搽防晒霜,因为那对白人的皮肤健康有益),如果受试者大脑的内侧前额叶皮层被观测到有很高程度的活化的话,那无论受试者是否承认自己被说服,他在往后搽防晒霜的次数都会增加。

反之,如果受试者在接受着劝说讯息时,大脑的内侧前额叶皮层并没有被活化的话,那无论他是多幺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以后会搽防晒霜,他在往后搽防晒霜的次数都不会增加。

这实验结果似乎意味着,当受试者在接受劝说讯息时,如果他的内侧前额叶皮层被观测到有活化的话,就足以证明他的「内心」其实已经被改变了,无论他嘴上说什幺。

你说什幺和你未来会做什幺并不一定一致,而与其问你本人,神经科学家只要检测你的大脑就能够準确的了解到你是否已经被影响、被改变。而这也反映了一点,我们无法在自我反省及自我观察中察觉到自己的真实改变,作者在另一项研究中证实,我们的自我常常会给出错误的自我反馈,例如,当你说你很肯定自己没有受到某个广告影响时,你可能只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影响、被改变罢了:

当你以为自己不受影响的时候,或许你已经被影响了,而且还是被那些你认为最不可能影响你的讯息所影响。你不能相信你的自我,而且你又不知道自己几时被影响,被改变了。所以我才说,我们注定一辈子受他人影响。

不过,也不用太灰心,只要坦然接受就好。事实是,你不接受也不行,因为另一项研究指出,我们在青少年的时候,就是从他人对自己的看法中形成自我的。这也是为什幺在青年时期我们如此关注自己之余,对别人的看法也是非常的在意。

我们是天生就看不见自己的自我的,正如我们无法看见自己的样貌一样,除非我们借助镜子,从镜子中观察自己的样貌。而他人对我们的评价,其实就是反映我们的自我的镜子,不过他们或许不是完美的平面镜子,而是各种不同的哈哈镜。而我们现有的自我,就是在观察这些不同的哈哈镜中,所整合出一个我们认为最合理的自我。然而这个自我并不会长期稳定,而是总是在改变,无论你有没有意识到。

最后,我想要澄清的一点是,虽然我们总是会在无形中被他人影响了我们的自我,但并没有证据表明我们不能自主的矫正回我们的自我。换句话说,我们或许无法阻止他人影响我们,但我们还是可以不断的在反思与自省中,努力把自己纠正成那个自己想成为的人的。这或许会很难,至少一定会比想像中难出许多。但总比拱手让他人左右我们的自我好吧。那听着就让人觉得不爽,不是吗?


    相关的内容在这里>ω<